融入基因的文化根脈

2019年11月03日 11:25:08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記者 柴如瑾

  120年,人類壽命的極限,然對三千多歲的甲骨文而言,不過彈指,歷久彌新。

  歷經三千年,從沉睡地下的文獻遺產,到學者書齋的拓本卜辭,再到躍動云端的數據圖檔,甲骨文真實傳遞了上古中國穿越數千年而不朽的基因奧秘。

  走過雙甲子,從摩挲掌間的古董珍玩,到享譽世界的文化瑰寶,再到舉世矚目的國際顯學,甲骨文一路見證了近代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習近平總書記在致信祝賀甲骨文發現和研究120周年時指出,殷墟甲骨文的重大發現在中華文明乃至人類文明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甲骨文是迄今為止中國發現的年代最早的成熟文字系統,是漢字的源頭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根脈,值得倍加珍視、更好傳承發展。

  今天,在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年之時,讓我們重溫那些發現與發掘的驚世過往,致敬學者釋讀與研究的卓越成就,講述契文記載與蘊含的歷史真相,樹立文化傳承與弘揚的中國自信。

  最早的成熟文字系統

  安陽,小屯。

  這個曾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落,因為殷墟甲骨文1899年在這里被發現,而聞名于世,可謂“一片甲骨驚天下,蕞爾一邑震寰宇”。

  此后,這里陸續出土了大量都城遺址和以甲骨文為代表的豐富文化遺存。加上小屯的地望與《史記》中的記載“洹水南殷墟上”相吻合,進一步證實了以小屯為中心的洹濱一帶,就是商王盤庚所遷的殷墟。

  殷墟是我國商代后期都城遺址,自盤庚遷殷至公元前1046年帝辛覆亡,共經8代12王,歷時273年。然而在20世紀以前,因缺少同時期文獻史料和物證,西方學者一直質疑商朝的存在。重鬼尚祖的殷商因此充滿神秘色彩,殷墟的具體地點更無人知曉。

  甲骨文的發現,猶如一道霞光,劃破歷史長空,照亮了這座沉睡三千多年的古老都城。借助甲骨上的卜辭刻辭,我們得以與商人展開跨越時空的對話,緩緩揭開殷商王朝的神秘面紗。

  作為我國地下出土的最早成文古典文獻遺產,殷墟甲骨文與敦煌石室經卷、西北流沙墜簡、明清大內檔案并稱中國近代文化史料四大發現。2017年,甲骨文入選“世界記憶名錄”。

  正是這些寶貴的歷史文化遺存,描繪了中華文明發展的精神脈絡,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厚滋養。

  甲骨文在1899年被發現,帶有偶然中的必然。有一種說法被廣為樂道。相傳,清末國子監祭酒王懿榮到中藥房抓藥,意外發現了一味藥材“龍骨”有很多劃痕,類似篆文而不識,后經研辨發現了甲骨文。

  經考證,這種頗具戲劇性的傳說并不可靠,倒是古董商把“字骨頭”拿給精通金石之學的王懿榮鑒定,更為可信。憑其深厚學養與慧眼,王懿榮認定該文字“確在篆籀之間”,并重金收購數千片甲骨。

  如果說王懿榮是甲骨文發現第一人,有肇始之功;那么,收購王懿榮所藏甲骨的劉鶚(字鐵云),堪稱甲骨文著錄第一人,奠甲骨研究之基。1903年,劉鶚從自藏甲骨中選拓1058片,編成第一部甲骨文拓本著錄書《鐵云藏龜》。從此,甲骨文聲名大噪,身價倍增,不僅是每字“價銀二兩五錢”的天價珍玩,更成為全社會的文化財富,吸引更多學者投身研究。

  甲骨文研究早期,羅振玉當屬首位功臣。在親家劉鶚家里,他第一次見到“龜板”,甚為驚嘆,“今山川效靈,三千年而一泄其密,且適我之生,所以謀流傳而悠遠之,我之責也。”此后,羅振玉首先探明小屯為甲骨的出土之地,而且在甲骨文收藏、整理、刊布、考釋等方面取得重要成就。

  120年后的今天,甲骨文已如學人所愿,流傳,悠遠。甲骨文考釋邁入大數據時代,甲骨文承載的殷商奧秘逐漸被揭開,甲骨學已然成為海內外矚目的國際顯學。

  漢字源頭

  甲骨文中的“象”,長著長長的鼻子和健壯的身軀,惟妙惟肖,這是象形字;“酒”是將釀酒的瓦瓶“酉”和液體“水”合起來,構成會意字;“徉”由形旁“彳”和聲旁“羊”組成形聲字……

  商人以其觀察力和想象力,將生活中的所見、所感、所為,創造成一個個表意字符,契刻在龜甲和獸骨上。這便是現代漢字的起源。

  ——甲骨文是已知的中國最早成體系的成熟文字,其中蘊含了漢字的主要造字方法。漢代許慎在《說文解字》中總結的漢字構造“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在甲骨文中都有體現。

  ——甲骨文奠定了漢字的方塊形態和發展的基本框架。從甲骨文發展到金文,字體漸趨劃一,行款也趨整飭,字體字距日趨均等。郭沫若評價其,“行之疏密,字之結構,回環照應,井井有條,足知現存契文,實一代法書,而書之契之者,乃殷世之鐘王顏柳也”。

  ——甲骨文是中華文化的活化石,其形體結構蘊含豐富古代文化信息。比如甲骨文的“男”字由“田”和“力”構成,“力”的字形像一種耕地農具。這說明,創造“男”字時,中國已進入農業社會。

  在世界文明史上,古老文明都曾創造屬于自己的文字。然而與殷墟甲骨文并稱世界五大古典文字的古巴比倫楔形文字、古埃及圣書文字、古印度印章文字、美洲瑪雅文字,都與它們所代表的文明一樣,湮沒進歷史長河而先后失傳。唯有以甲骨文為代表的漢字體系和中華文明,歷經數千年依然煥發出勃勃生機。

  “今天我們使用的漢字同甲骨文沒有根本區別,老子、孔子、孟子、莊子等先哲歸納的一些觀念也一直延續到現在。這種幾千年連貫發展至今的文明,在世界各民族中是不多見的。”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

  透過我們今天書寫的橫豎撇捺,仿佛可以窺見祖先契刻在甲骨上的一筆一畫。那些先輩所珍視的思想、情感、知識和經驗,借助一個個字符的傳承演變,一輩輩綿延,一代代流傳,延續著中華民族的精神血脈。

  文化根脈

  “星率西”,這是甲骨文中記載的迄今最早的流星雨記錄,意為所有星星都向西快速運動。

  甲骨文是我國商朝晚期使用的占卜記事文字,在出土的15萬多片甲骨中,不僅有流星、日食、月食、彩虹、驟風這些自然天象,更多內容涉及三千多年前的王室宗法、占卜制度、社會構成、外交征伐以及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婚喪嫁娶、飲食宴饗等日常生活,是研究中華文明史、追溯國家起源、尋繹中國思想淵藪的寶貴史料。

  20世紀20年代,疑古辨偽之風大興,五千多年的中華文明史,經“古史辨派”學者的一番考據,所剩“只有千年了”,甚至連屈原的存在都屬疑辨之列。

  就在中國上古科學考古資料極端匱乏之時,甲骨文的出土及其所承載的殷商文明,猶如一盞明燈,使史學界擺脫過度“疑古”的困境,并走上“釋古”“考古”的道路。

  甲骨文發現之前,我國古書記載的上古確切年代,只能上推到司馬遷《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的開端,即西周晚期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公元前1300多年前的甲骨文,無可辯駁地把有文字記載的中華文明向前推進了近五個世紀。

  這背后,得益于甲骨學者的創造性研究。1917年,王國維在其所著《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考》和《續考》中,遍征古籍,對照卜辭,不僅證實了《史記·殷本紀》所記載的商王世系可信,指出其所列“有商一代先公先王之名,不見于卜辭者殆鮮”;還糾正了《殷本紀》所列殷代王世的個別錯誤,如“報丁”應在“報乙”“報丙”之后。自此,晚商以來的中國歷史被證實為“信史”。

  甲骨文的發現還引發了震撼中外學術界的殷墟發掘,揭開了中國現代考古學的序幕。

  1928年10月,前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派董作賓等對殷墟進行勘探,這是第一次由中國學者自己主持的大規模考古。此次考古持續十年,發掘15次,取得了包括最大甲骨坑YH127在內的重大收獲。

  1950年4月,新中國成立后殷墟的第一次考古發掘在郭寶鈞主持下展開。至1979年共進行40余次發掘,初步摸清了殷墟的范圍和布局,發現了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成員墓葬婦好墓。

  殷墟考古雖然從“證史”開始,發掘的最初目的就是尋找甲骨;但實際從1929年開始,發掘甲骨就變成對殷墟所有遺存的考古。2001年,殷墟被評為中國20世紀100項重大考古發現之首;2006年,殷墟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全世界珍視的人類精神財富。

  活化瑰寶

  “一字千金!破譯一個字獎勵10萬。”

  2016年10月,《光明日報》刊登的一則“關于征集評選甲骨文釋讀優秀成果的獎勵公告”,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全社會掀起一陣甲骨熱潮,學界為之振奮,群眾也躍躍欲試。

  與熱鬧懸賞形成鮮明反差的是,兩年后,首批獲獎名單公布,僅有兩項分獲一二等獎,獎金為10萬元和5萬元。

  重賞之下,甲骨文釋讀成果為何寥寥?

  一方面,甲骨文字的破譯不是從字到字孤立地進行,而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甲骨學各領域研究成果作為基礎。目前,在已知的4300多個甲骨文字中,取得共識的破譯字僅1300個左右。其余大部分未識或未定字,多為人名、地名或物名,釋讀已非常困難,因為在中國文字發展中,甲骨文的一些元素已經變異、失傳。

  另一方面,“冷門”甲骨學曾長期面臨后繼乏人的困境。因為甲骨絕學不僅涉及古文字學、考古學、歷史學、文獻學、訓詁學、古天文歷法等學科,還需要掌握一些動植物基本知識,更要坐得住冷板凳,“練就十年不下樓的功夫”。

  就在甲骨文破譯、甲骨絕學傳承發展面臨瓶頸之時,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召開的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強調:“要重視發展具有重要文化價值和傳承意義的‘絕學’、冷門學科。這些學科看上去同現實距離較遠,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需要時也要拿得出來、用得上。還有一些學科事關文化傳承的問題,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要重視這些學科,確保有人做、有傳承。”

  一個甲骨學全面發展與傳承弘揚的新時代,從此起航。

  ——大數據、云平臺、人工智能,先進的科學技術手段,點亮了甲骨文破譯的新希望;

  ——跨學科、開放式、協同創新,現代的科學研究方法,助力甲骨學研究再上新臺階;

  ——表情包、文字庫、共享平臺,鮮活的甲骨文化產品,讓“深藏閨中”的古老文字走近大眾、走向世界。

  清末民初,甲骨文發現之時,正值中國積貧積弱,不少甲骨經民間濫挖,流散異國他鄉,留下無盡遺憾。

  曾經,漢字被當作落后文字,幾乎面臨滅頂之災;實行西方拼音文字,一度成為主流聲音。

  今日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全世界掀起漢語漢字熱,從甲骨文一脈相承的中國文字再次大放異彩。

  回首120年來近代中國波瀾壯闊的歷史,正是以甲骨文為代表的中華文化,增添了中國人民內心深處的文化自信,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提供了強大精神支撐。

標簽 - 1950年,精神脈絡,古天文歷法,形旁,大內檔案
網站編輯 - 王慧
龙江体彩6十奖金累 皇家彩票网址 明年热门的免费的赚钱点子 亚洲彩票安卓 送分赚钱捕鱼app 吉原娱乐首页 梦幻西游新区3开赚钱 广西快3 拳击手经纪人怎么赚钱 k1彩票网址 8实拍怎么赚钱 幸运飞艇 征程游戏怎么赚钱 89彩票苹果 菁优网做题赚钱么 1234彩票苹果 电脑能赚钱的捕鱼游戏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