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華文明沖突論”的背后是冷戰思維和種族主義

來源:《求是》2019/12 作者:季 思 2019-06-16 09:00:00

  在和平發展、合作共贏、文明交流互鑒已成為世界發展潮流的21世紀,美國仍有一小撮人為了所謂“戰略利益”和“全球霸權”再次玩弄起“文明沖突”和“種族主義”伎倆,炮制“對華文明沖突論”,赤裸裸地挑戰現代人類社會的文明底線。

  人類發展史是一部各種文明相互交流共進的輝煌史。正如習近平主席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上所指出,文明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展。人類社會的發展進步,始終離不開各種文明的交相輝映。發源于地中海的克里特文明和邁錫尼文明,都曾受古埃及文明影響與啟迪。文藝復興運動席卷整個歐洲并孕育出人文主義、科學主義與理性主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古代中國造紙術和印刷術的傳入。中國西漢時期張騫兩次出使西域,把儒家文明傳播到西方,也從西方引進了新的文明要素,拓展了中華文明的廣度與厚度……一部恢宏的人類發展史,就是一部各種文明相互影響、相互滋養、交融共進的歷史。

  人類社會大多數矛盾沖突主要源于利益爭奪而非文明差異。沖突和戰爭在人類歷史上并不鮮見,其中不乏“文明差異”掩飾下的利益爭奪。歷時近200年的十字軍東征大多以“奪回圣城”、“鏟平異教”之名行爭奪領土和掠奪財富之實。兩次世界大戰作戰雙方多是深受西方文明熏陶的現代工業化國家,這種“同質文明”內部的殘酷戰爭論證了“民主和平論”的破產,更凸顯了“文明沖突論”的荒謬。美國在冷戰后發動的每一場戰爭,不論其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和義正詞嚴,背后都離不開強烈的地緣政治盤算和現實利益驅動。人類社會從古至今無休止的沖突與戰爭,大多與實際利益有關,與文明差異并無太大瓜葛。

  美國“對華文明沖突論”的本質是冷戰思維和種族主義。受“二元對立”思維范式影響,美國在發展擴張中始終在區分“自己”與“他者”,并不斷地樹立“敵人”。冷戰期間,美國選擇了意識形態迥異的蘇聯;20世紀80年代,選擇了聲稱要“買下美國”的日本;世紀之交,又選擇了一體化道路上聯合自強的歐洲。每一次“成功”都在不斷強化著美國對“敵我兩分法”的偏執與迷信。所以,當中國的全面進步繁榮沖破其心理防線時,美國在“歷史經驗主義”的驅使下毫不掩飾地祭出了“對華文明沖突論”大旗。這一論調不僅把美國“二元對立”的哲學范式、“非友即敵”的冷戰思維和種族主義的流毒表現得淋漓盡致,也暴露出美國在世界大變局中自省精神缺失、自強基因羸弱、包容力下降以及理性崩壞的局限與弊端。

  原載《當代世界》2019年第6期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評論 登錄新浪微博 @求是 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龙江体彩6十奖金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