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作戰如何沖擊戰爭倫理

2019年11月14日 10:51:25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趙先剛 劉曉星

  要點提示

  無人系統的大量運用,將明顯壓縮戰爭成本,減少作戰人員傷亡,從而降低戰爭決策門檻,刺激軍事強國在武力使用上可能出現隨意性。

  隨著無人作戰的廣泛運用,士兵們能夠遠離前線以非直接交戰方式作戰,使戰爭變得越來越相對安全和簡單化,這可能使他們把敵人僅僅當作屏幕上的光點而不是真正人類來看待,從而導致無限制的攻擊和殺戮。

  對戰爭進行倫理和法律的約束及制衡,是人類社會長期努力的結果,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表現。戰爭倫理,是支撐現代戰爭法的道德基石。但隨著戰爭中無人系統的大量投入使用,一些公認的戰爭倫理將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和沖擊。

  國際人道原則被邊緣

  無人系統在戰爭中的廣泛運用,在實際發揮其軍事效益的同時,也給現行的國際法原則及規范帶來許多新情況、新挑戰。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無人系統必將走向高度智能化、自主化,降低后方操控人員的干預程度、減少作戰環節,以迅速把握作戰時機,有效應對瞬息萬變的戰場態勢。但高度智能化的無人系統,對戰場上已經受傷失去戰斗能力或被剝奪武器、主動放下武器的敵方人員,如何識別和判斷其真正意圖并給以正確回應,甚至遇到敵人以平民為掩護實施襲擊時,如何準確地加以區分并精確實施攻擊,是比較難以解決的。一旦判斷錯誤,就很容易導致濫殺無辜。這將嚴重挑戰國際人道法要求的“無論何時均應在平民和戰斗員之間,在民用物體和軍事目標之間加以區別”以及戰斗員不再從事敵對行動或放下武器時即應停止攻擊的區別原則。

  即使在當前,借助遠距離傳輸的視頻或電子信號,無人作戰系統的后方操控人員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準確辨別前方戰場的情況。2010年,駐阿美軍與塔利班武裝在阿富汗南部激戰時,美軍內華達空軍基地的軍事人員利用無人機鎖定向交戰區域行駛的3輛公共汽車,在經過長達3個半小時的跟蹤監測與分析后,最終判定車隊是向塔利班提供支援,并實施了攻擊,但事后證實車內并非武裝分子,而是包括婦女和兒童在內的平民。另外,無人作戰技術的發展,無人系統的打擊精度會越來越高,但在特殊的作戰環境中,由于諸多客觀和主觀因素影響,無人作戰的附帶傷亡相對也比較高。根據美國布魯金斯學會估算,美軍在阿富汗戰爭時使用無人機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地區打擊恐怖分子的行動中,死亡的平民與武裝分子比例高達10∶1。這種高附帶損傷率已經超出國際人道法的必要性原則,并嚴重背離“對軍事目標進行攻擊時,應最大限度地減少對平民和民用物體造成的附帶損害……不應超過在軍事行動中所要達到的預期的、具體的、直接的軍事利益”的比例原則。隨著未來技術的不斷進步,這些問題可能會有所減少,但它對國際人道原則的沖擊仍將存在。

  戰爭決策門檻被降低

  人員的巨大傷亡,一直是制約現代戰爭發生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無人系統的大量運用特別是未來無人化戰場上,“死傷”的主要是沒有生命并可以大量快速再造的“智能機器”,使戰爭成本大大降低,并能夠實現己方作戰人員的“零傷亡”,戰爭的政治、外交風險明顯降低,這就可能會因戰爭顧慮和壓力減少而降低戰爭決策的門檻,刺激軍事強國在武力使用上可能出現隨意性,從而使戰爭的爆發更加容易和頻繁,導致戰爭從“最后的選擇”轉變為“首選的手段”。美軍聯合部隊司令部機器人項目部主任約翰遜告訴五角大樓的決策者們:“即便是在高科技戰爭的今天,只要打地面戰,那么美軍官兵的傷亡無可避免。就算美國軍人平均每天死1人,那么只要戰爭持續時間超過一年,白宮和五角大樓就得面對巨大的政治壓力。而使用機器戰士就不會有此顧慮。”特別是使用無人機恰好能以“我打得著敵人,敵人打不著我”的非接觸作戰方式消滅敵人,可以使一國政府避開士兵的戰靴踏上別國土地所帶來的政治風險。美國空軍少將查爾斯·鄧拉普對此評論道:“我不愿看到大量美國士兵戰死沙場,但不介意機器在戰場上被摧毀。”

  2013年5月,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美國國防大學發表公開講話,闡述美國的武裝無人機政策時指出,采用常規軍事手段進入他國領土打擊恐怖分子會被認為是“領土入侵”。這實際上在暗示使用無人機的話,就不會出現這些問題,即不承認無人機的越境打擊行為是“侵略行為”,是有意模糊武裝無人機實施越境打擊的國際法律爭議,試圖為無人機頒發“合法”的“殺人執照”,為美國的非法行為披上合法外衣。美國機器人戰爭專家彼得·辛格說:“我們擁有可消除發動戰爭的最后政治障礙的技術。無人系統的最大吸引力在于,我們不必把某個人的子女送到戰場。但是,當政治家能夠避免吊唁函的政治后果以及軍人傷亡對選民和新聞媒體的影響時,他們就不再以相同的方式對待曾經嚴肅的戰爭與和平問題了。”無人作戰技術將“降低暴力使用的門檻”,無人系統的使用可能使戰爭更容易發生。

  戰場道德約束被弱化

  無人系統操控人員遠在后方,與無人作戰平臺形成空間分離,敵對雙方作戰人員之間距離越來越遠,這使幕后的操控人員不會受到憤怒情緒和情感因素的影響,不親身處在戰斗環境中,也不會看著自己的戰友在身邊死去,因而也不會導致其情緒失控,可以從容不迫地按計劃展開行動。但是,沒有身體接觸的遠距離殺戮,極大地增加了敵對雙方的疏離感。正如有人描述的,“坐在遠方的軍人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嚼口香糖,一邊指揮機器人攻擊敵人”,這樣的軍人既無生命危險,也沒有對戰場環境的直觀感受,對戰爭殘酷性的感知度降低,殺戮時的心理和道德障礙也隨之削弱,操控員將如同電腦游戲一樣被虛擬化、冷漠化,難免“置身事外”、麻木不仁,這會進一步弱化人類對戰爭的約束力。

  軍隊心理學家的許多研究也表明,不在現場會使人更容易犯下謀殺、虐待等暴行。一位指揮“捕食者”無人機的空軍中校曾深有體會地指出:“當你指揮他們操控無人機時,你經常會忍不住說‘要殺死這個,不要殺那個’。”聯合國的一份報告也指出,美國用無人機發動攻擊“猶如玩電子游戲一樣奪走人的生命”“坐在7000英里外的操控臺前控制一片你從未踏足的土地上人的生死,這對任何人類而言都是一種過度的權力……它只能使人敗壞”,沒有任何合法性可言。由此,也有專家指出,這種作戰模式應該被規范,否則,那些手里握著操控桿的小伙子們,感覺自己就像是在玩戰爭游戲,他們不會過多地考慮即將被炸死的是恐怖分子還是普通民眾。因此,隨著無人作戰的廣泛運用,士兵們能夠遠離前線以非直接交戰方式作戰,使戰爭變得越來越相對安全和簡單化,這可能使他們把敵人僅僅當作屏幕上的光點而不是真正人類來看待,從而導致無限制的攻擊和殺戮。

  總之,無人作戰的出現,必將導致一些傳統的戰爭倫理發生深刻變化,這需要引起高度重視。目前,一些國家已經提出,給智能化程度越來越高的軍用無人系統制定國際法和倫理準則,以約束其戰場行為。2013年5月27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例行會議也指出,將機器人從遠程遙控發展至自動判斷敵情、殺死敵人,可能誤傷準備投降的士兵。這種機器人不僅使戰爭中遵守國際人道法變得更為困難,而且把是否殺害人類的判斷交給機器更是“道義責任的缺失”。這就告誡我們,既要利用戰爭倫理維護自己的利益,又要研究改變戰爭倫理為無人系統使用提供合法保障,或者發展符合戰爭倫理規范的無人系統。比如,對無人系統進行規范,要求其能夠自動識別、瞄準敵人所使用的武器,使其失效或遭到摧毀,解除對己方構成的威脅,卻不必殺死相關人員,以減輕人們對潛在“機器人殺手”的種種擔憂。

標簽 - 戰爭倫理,作戰環境,無人作戰平臺,武力使用,武裝無人機
網站編輯 - 王慧
龙江体彩6十奖金累 去浙江打工做什么赚钱 天津时时彩 自动麻将作弊 藏品能赚钱吗 电竞比分网奇兵 无人深空制作赚钱 百胜彩票游戏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下载 优酷路由宝赚钱靠谱吗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微信捕鱼达人玩法与技巧 怎么发传单赚钱 30选5 开发什么app能赚钱吗 足彩半全场 边锋老友内蒙古麻将